Sherry

【彬成】做梦

咸蛋超人:

 




一个最近和绯闻女友的绯闻炒得火热,一个最近刚被爆出新恋情。


Fine


 


RPS勿扰真人。


 


设定双向暗恋。多重梦境。


彬彬的羽绒服是大成送的,两人私下一起过了一个生日,也就是在那天大成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兄弟有点不一样。彬彬一直觉得自己和大成都是直的,但就是不自觉对大成有点不一样,然后自己也稍稍明白了。


其中一重梦境中保留两位原本性格,职业与生活环境同K莫。


拍戏内容都是胡诌!


OOC瞩目。


人物是他们自己,但其他的不成熟都是我的。


 


觉得雷的现在止步还来得及!


 


 


Summary


庄周梦蝶,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1.


 


刚下了一场雨戏,助理送来毛巾、羽绒服和姜汤,郑业成搓了搓鼻子,捧着纸杯暖着手,往棚里走去。


午夜场的戏很难拍,雨戏更甚,在这个呵出一口气就能看见一长串白色雾气的冬夜,工作人员和演员都疲惫不堪,一场冰冷的雨水浇下来,整个片场仿佛都被扔进了冰窖里,冷得没有温度。


郑业成心情不太好。头冠很重,压得他脖子发酸,被淋湿的戏服也黏在他身上,每走一步都仿佛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袱。雨戏是场感情戏,和女主矛盾爆发的悲情戏,他有些还没有走出来,一直到回到棚里都还是沉默的。


助理在旁边看着也没试图跟他说话,只是把手机里替他在监视器上拍好的画面放给他看,然后让化妆师上来补妆。


郑业成看着手机屏幕出神,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屏幕里自己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仿佛都被按下了慢速键,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更是显得格外刺眼。


手指没在正确的位置,眉毛挑起的弧度不好,眼睛怎么没睁开,站位太左边了应该往右边走三公分......他一边看一边在心里做着评判,虽然导演已经说了“过”,但他像是一个严格的、毫不满意的考官,几乎苛刻地看着这一帧帧令他觉得惨不忍睹的画面。


直到补完妆他还一直坐在那里,没说一句话,只是来回拖动视频进度条,翻来覆去地看着。助理终于发现这个平日里开朗的不得了的老板今天有些不对劲,于是上前问了两句。


“没事,”郑业成冲她笑了笑,把手机还给她,又问,“下一场是多久?”


“四十分钟之后。”


“嗯。”


“困吗?喝点咖啡?”


“两勺糖,谢谢。”他伸手比划了一下,然后笑着眨了眨眼。


助理知道他看上去是恢复了一些,也跟着笑了笑,转身拿咖啡去了。


棚里没什么人,一些不用上午夜场的演员已经回了酒店,留下来的工作人员也都在棚外忙碌,一时间郑业成身边竟没有一个人,原本还算有人气的片场安静得针落有声,仿佛就要归于深夜的寂静。


郑业成捏了捏鼻梁,起身去换下了身上湿哒哒的衣服,裹着羽绒服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他先是半倚在沙发上盯着棚顶出了会儿神,接着一面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眶,一面摸出手机。信息不少,大多数都是短信和微信。他看了一些短信,回复了一些,然后才打开右上角小红圈里不停跳跃着数字的微信图标。


其他人的信息他都没去注意,只看到被自己置顶的两个人里,其中一个人发来了一条信息。


 


张彬彬:下戏了吗?


发自一个小时前。


 


郑业成愣了一下,浑身上下低落的情绪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点似的,一瞬间喷涌而出。他终于找到到现在他都还提不起精神的原因了。不是午夜场的雨戏,不是还没出戏的情绪,不是浑身上下的疲惫和酸痛,而是因为这个在一小时之前给他发微信的人。


他闭了闭眼睛,脑子里一时间交替出现着他送给张彬彬羽绒服时候那人的笑脸和网络上传的热火朝天绯闻报道,仿佛有两双手同时抓着他的脑子往不同方向撕扯,疼得他太阳穴突突地跳个不停。


他揉了揉太阳穴,最终还是轻轻吐了口气,手指搭上屏幕键盘。


 


郑业成:下了下了,刚下,一场雨戏,可冷死我了!半个小时后还有一场。你那边今天这么早吗?


他试图将自己伪装得和平日里无异,像两个关系好的朋友一样做着平日里再正常不过的问候,可他每敲打一个字,大脑就像不受控制似的让他想起每一个看过的绯闻报道的细节,一字一句,一笔一划,然后传达给他的心脏,变成难受又压抑的呼吸声。


 


删除。


 


郑业成:刚下,没能及时回复你不好意思/抱歉你那边呢?


生疏,太生疏了,非常可疑。


 


删除。


 


郑业成:刚刚拍了一场雨戏,之后还有一场。你下戏了吗?


他盯着手机,半晌,还是删除了。


 


助理拿着咖啡进来,见郑业成裹得像个粽子似的缩在沙发上,就问:“成哥?”


郑业成下意识的点了一下发送键,紧接着就狠狠“啧”了一声,头一仰,瘫在了沙发上。


助理把咖啡放到桌上,看着郑业成脸色不大好,以为感冒了,忙伸手去试他额头的温度。


“有点还没出戏。”郑业成冲他的助理撇撇嘴,“太悲伤了,我实在想不通编剧怎么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还要再来一出这样的误会呢?”


助理见他分明是在说笑,心也放下来,附和着他的话:“都是编剧的套路。”


“我的小叶子们看到这儿又该伤心了。”


“到时候多发发自拍。”


“你这也是套路。”


两人笑成一团。


笑够了,助理又问他:“还有点时间,你睡会儿?”


“不了,我看会儿剧本,你稍微去休息吧,我让副导演帮我录一下监视器就行了。”


“那你可别感冒了。”


“知道了,别又让我说你是我妈派来的间谍啊。”郑业成直想推着他助理往外走。


助理笑了笑,收拾了一下包走了。


棚里又恢复了安静,期间又陆陆续续进来几个人,呆了一会儿,像是整理了什么东西,也都出去了。


郑业成窝在沙发里,一手拿着剧本翻看,一手拿着手机。他看剧本的速度飞快,几乎是一目十行,也不知道心思到底是放在剧本上还是惦念着手机里发出去的那条微信。


很快,手机响了一下。


郑业成忙划开看。


 


郑业成:刚刚拍了一场雨戏


张彬彬:小心别感冒。今晚结束了吗?我在片场门口等你。


 


郑业成拿着剧本的手猛地攥紧。


像是夏夜里猛然炸开在漆黑夜晚里的烟花,什么黑暗都驱散了。


 


他开始往对话框里打字。


 


郑业成:你到了?我还有一场戏,不过就拍一个镜头,应该很快。


 


这次对方回复得很快。


 


张彬彬:刚到没多久,这外面真的好冷/微笑


 


郑业成看着这个笑脸的表情顿时内心十分复杂,虽然知道这个人不善于用表情,但还是有股莫名的嘲讽感从屏幕里扑面而来。他想笑又不敢笑得太厉害,仿佛别人一眼就能从他的笑容里看出他聊天的对象是他在意的人似的。


 


郑业成:那我现在来找你


张彬彬:你还是先准备戏吧,我去买杯咖啡暖暖手


郑业成:不碍事,我剧本记得很熟了,我给你带咖啡来


张彬彬又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郑业成简直哭笑不得。


 


他放下手机,对着镜子理了理换好的头冠,接着拿起那杯助理给他买的咖啡走了出去。


 


片场的人都在忙,男二和女二在补拍前两天夜戏,没人注意带着帽子穿着黑色羽绒服的郑业成。他很快就从人群里穿了出去,走上一旁的小路,避过蹲在片场门口的记者。


很快他就看到了那个靠在一面墙上、同样捂得非常严实的张彬彬。


大冷天的,张彬彬竟然还没把羽绒服的拉链拉严实,像是故意要把里面绿莹莹的里层露出来似的,在一片昏暗中甚至还有些显眼。


郑业成捂在口罩里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笑意从弯弯的眼睛里透出来。他们之间的距离不算近,但张彬彬却像是感觉到了他在笑似的,干脆摘下口罩,也露出了他招牌式的傻白甜笑容。


郑业成觉得握着咖啡的手在发烫,特别是手掌和指腹,就算是隔着咖啡被外层的隔热纸片也快要握不住了,他忍不住加快脚步往那边走去。


 


一步、两步。


 


加快脚步。


 


一步、两步。


 


他几乎跑了起来。


 


一步、两步。


 


视线开始剧烈的晃动。


 


他在跑,拼命地跑。


可对面那人和他的距离却没有丝毫的缩短。


 


 


 


2.


 


郑业成从床上惊醒过来。


刺眼的阳光从没拉紧的窗帘缝里透出来,落在一张宽大的双人床上,留下一片斑斑点点的光影。


他抬头看了眼那缕挤进房间里的阳光,揉了揉眼睛,视线围着卧室转了一圈,像是在确定刚刚那一场没有尽头的追逐只发生在梦里,那种心脏被捆上钢丝又狠狠拉紧的疼痛也只是因为那个梦带来的。


 


还好只是一场梦。


他松了口气,搓了搓乱蓬蓬的头发。


 


翻身去摸床头的手机,7:59。


早饭该做好了吧。他想着,然后极顺手的从被子下面摸了一把一旁空着的床铺。


果不其然,门口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打开。


张彬彬走进来,见他醒着,有些惊讶:“已经醒了?”他笑着问。


“嗯,做了个梦。”郑业成坐起来说道,仰起头熟练又自然地接受了他恋人的早安吻。


“梦到发财了还是吃了什么好吃的?”张彬彬继续问他,顺便扒拉了一下他翘起的头发。


“成哥很有钱,不需要发财。”郑业成表示不屑,然后说,“是个噩梦,哎呀我先去洗漱,等会儿给你说。”


张彬彬拧了一下他的脸:“快去,今天又要迟到了。”


“我闹钟都还没响!”郑业成刷着牙含糊不清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出来。


 


“然后我就避开了所有的记者,往那条小路还是什么——反正是一个特别隐蔽的地方——跑,手里还端着杯咖啡,一去就看到你靠在那个墙上,穿着那件我送你的羽绒服,我看着就笑了,之后往你那边走,结果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之前的所有我都觉得很真实,但到这一幕我才真的意识到我可能是在做梦......不是,你笑什么?”


张彬彬一边喝着粥,一边看着坐在对面讲梦讲得手舞足蹈的恋人,总觉得十分可爱,被对方一控诉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看上去态度不端正,想拉下来脸,但面部肌肉总是不听使唤,干脆直接笑出了声:“没什么没什么,你继续。”他笑得连连摆手。


郑业成拿他没办法,看见这个人笑得跟个傻子似的自己也想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让自己进入刚才的状态,接着说:“结果我发现我怎么往你那边跑,我都跑不过去,咱们俩之间的距离就一直都有那么多。我在梦里又着急又难受,就卯足了劲儿跑啊跑啊跑啊,然后我就醒了。”


他说到这儿停了一下,试图回忆起梦里那种难受得灼心的疼痛,但奇怪的是,那种一度让他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感觉仿佛随着那场似真似假的梦一起消散了似的,变得轻飘飘的,他明明刚刚才在讲那个梦境,到这一刻他甚至有些想不起这个梦境是如何开始的。


“真的很难受吗?但我看你昨晚睡得挺安稳的啊。”张彬彬看着郑业成,见他忽然沉默了不说话,觉得有点不对劲。


“嗯,真的...嗯,特别难受。”郑业成看了张彬彬一眼,飞快地眨了眨眼,眉头也随之皱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他流露出了一种困惑的表情,但为了增加这个梦的可信度,或者说他是在增强自己对这个梦的可信度,又一次强调了一遍,“真的很难受,要呼吸不过来的那种。”


张彬彬没说话,把切好的一碗水果推到他面前。


 


郑业成这一天的情绪都不太高。


程序部的同事在茶水间调侃他:“成哥,你昨晚是不是太累了?”


梦里那么辛苦的,应该也算一种程度上的累吧?于是郑业成盯了同事好长一段时间,然后点点头。


同事意味深长地冲他笑了笑。


 


晚上公司聚餐,郑业成一反常态地趴在吧台喝酒,张彬彬在旁边陪着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有同事过来表达了自己的疑惑:“成哥,你怎么了?”


郑业成倒是没喝多少,但是像是在故意想醉似的,眼神已经不是那么清晰了。


张彬彬在一旁替他答道:“困了,想睡觉。”


同事点点头表示理解,端着酒杯晃到别的地方去了。


张彬彬的手搭在郑业成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像是哄孩子似的,club里的音乐虽然吵闹,却丝毫不影响他们俩这边自动形成的安静的氛围。


张彬彬看着他迷迷糊糊的眼神,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逗他:“还在做梦呢?”


郑业成摇摇头,过了一会儿才说:“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不起来了。”


“梦都是这样,也有说法是我们每晚都做梦,但记得起来的也没几个,不是吗?”


“我知道这个,可心里总觉得一定要想起来,不然就会...感觉会后悔...”


张彬彬笑了笑,伸手拨开他的刘海,凑上去额头碰额头,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


“别担心,我一直都会在这里。”


他笑着说着,眼睛像是落进了星星。


郑业成看着他,好一会儿,眼睛也变得亮晶晶的。


他凑上去吻了一下恋人的脸颊。


 


醉意和困意一下子席卷他的大脑。


他趴在桌上,手边是一杯刚喝完的苹果马提尼,看着张彬彬的脸一点点变得模糊,最终睡去。


 


 


 


3.


 


“大成,大成?”经纪人拍了拍郑业成的脸,试图把他叫醒。


郑业成睁开眼睛,还有些不明白自己在哪里,刚才的梦境太过真实,以至于让他此刻有些分不清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


“大成,该去准备了。”经纪人看他眼神有些不对劲,问道,“睡迷糊了?”


郑业成抹了把脸,环顾了一下四周。


是了,他还在拍戏,他不是那个已经有恋人并且在一家公司里做着程序员的郑业成。


梦里的感觉真实得仿佛就发生在他身上,但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戏服,郑业成几乎是一瞬间就回到了现实。


他是个演员,他要工作,他正在拍戏。


而他在意的人最近正在和同公司的女演员传绯闻。


 


他竟然还做了那样的梦。


 


真是可笑。他想道。然后迅速收拾好自己的面部表情。


“我听人说你前面有段时间就不怎么在状态,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事没事,就是睡迷糊了,我这就来。”他连连摆手,冲经纪人笑了笑,跟着助理去了化妆间。


 


那晚他见到了张彬彬,可碍于还有下一场戏,两人没聊两句就散了。在那之后他们就在也没见过,即便是在同一个大的片场拍戏,即便是住同一所酒店。


张彬彬的两部电视剧连播,人气暴涨,相应的绯闻也从第一部延续到了第二部,虽然这种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是公司在幕后操作,捆绑炒作,但有些粉丝就是买这本账,并且乐此不彼,相应的同人作品层出不穷,连带着搜索的热搜词也被捆绑到了一起。


 


郑业成删除了在微博搜索上自己输入的“张彬彬”三个字,把手机扔到了一边,脸转向正在补着特写镜头的安悦溪。漂亮的女孩子娇嗔地看着镜头做着导演要求的动作,台词念得清晰自然,惹人发笑又不失可爱。


郑业成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不自觉地也笑起来,忽然感到有人拍自己的肩膀,他回过头去。


经纪人说:“我跟导演商量了一下,让你今天提早下戏。”


“怎么了?”他直起身问道,“我再过几天就杀青了...”


“对。”经纪人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但最后还是说道:“你看今天的热搜了吗?”


郑业成想了想,立刻明白他说的是今天他被张彬彬带着一起上热搜的事情。


“晚上开个会。”经纪人看他的神情就知道应该是已经想起来,拍拍他的肩膀,离开了。


 


散会后已经是晚上九点,郑业成裹着羽绒服从房间里出来,立刻掏出了手机。


他想立刻和张彬彬说话,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转念又想到经纪人要求的保密,心里一时间一团乱麻。


助理出来见他盯着手机发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走上前拉了拉郑业成的衣服,示意道:“回酒店吧,明天一大早又要起来。”


郑业成转头看着他的助理。


他在门前,却背着门站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从室内透出来一点点白炽灯的光和远处橙黄色的路灯。助理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她只是觉得有点冷,但郑业成的眼睛却在这一片昏暗中格外明亮,一如既往的,像星星一样。


他嗫嚅着,最终还是化成一声极重的吸气声。


“走吧。”


他将手机放回外套的口袋,转身离开。


 


郑业成:下戏了吗?


张彬彬:刚回酒店。今天拍了水戏。


郑业成:我前段时间也刚拍,冷吧?


张彬彬:你那个时候要冷一点/微笑


 


郑业成还是看这个那个笑脸,心情复杂地笑了一下。


 


郑业成:水戏?我记得是沐浴的戏哦?/坏笑


张彬彬:都是替身...


 


郑业成能想象到对面那人现在有点手忙脚乱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郑业成:你们最近绯闻简直只增不减啊,有什么感觉?


 


张彬彬这时候没有立刻回复,对方似乎是在斟酌。过了一会儿才见有消息过来。


 


张彬彬:公司做的捆绑,你又不是不知道...


 


语气有点无奈。郑业成笑了笑,心里一喜一忧,像是搅在一起的过期糖。


 


郑业成:哎,别害羞啊。


张彬彬:/微笑


郑业成:...你是不是真的只会发这个表情


郑业成:我只感受到了无尽的嘲讽


张彬彬:哈哈


 


郑业成想,他可能是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可为什么不想谈论呢?


一个念头闪过去。他忽然安静了下来。


 


一个再明显不过的原因。


 


郑业成抓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他几乎要忍不住把那件事情说出来。


这时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张彬彬:感觉不太一样


郑业成:???


 


郑业成看着聊天窗口正上方“张彬彬”的名字几次变成“对方正在输入...”,停停写写,似乎是在纠结着说什么。


终于“对方正在输入...”变成了“张彬彬”,这一次却没停留多久,一条新信息弹出来。


 


张彬彬:和你传绯闻的时候


张彬彬:感觉不太一样


 


郑业成看着手机屏幕愣了神。


 


郑业成:你变了,变得再也不是那个傻白甜了


 


他几乎是压住心里所有的情感和猜测打下了这行字。他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不能让他看出什么端倪。


不能。


不可以。


保持平常调侃的状态。


那边回复得也很快。


 


张彬彬:/微笑


郑业成:......


 


郑业成简直要一头栽到床上。


他抓了抓头发,心里又想把那件事情说出来,又想问对方到底有哪里不一样,他觉得自己似乎是抓住了什么,但又像没有抓住,脑子里一瞬间闪过太多的念头,只觉得一切都变得很模糊,一切又清晰到仿佛只用擦一擦就能看得清楚。


 


他搓了搓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打:那有什么不一样?


手指挪动到发送键上。


接着就停了下来。


他犹豫着,期待着。


甚至夹杂着一丝丝的害怕。


像是小时候拆礼物拆到最后一层时那种的忐忑。


 


手机在这时又震动了一下。


 


张彬彬:我睡了,明天还要早起,你也早点睡吧,晚安/微笑/月亮


 


郑业成一下子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哦。他想。好吧。


然后裹紧了身上的被子。


 


郑业成:晚安


 


 


2月13日的晚上经纪人发来消息。


 


明天按照之前安排的做,记者已经安排好了。你们表现自然一点就好。


 


郑业成捏着手机,抿了抿嘴唇,回复了一个“好”。


他退出和经纪人的联系窗口,又点进和张彬彬的聊天。他看着他们之前聊过的话题,互相道过的晚安,手指搭在键盘上,一动不动。


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输入,什么也没有发送,只是看着,然后退出了窗口。


 


然后删除了窗口。


 


 


2月15日,郑业成恋情曝光。


 


 


 


4.


 


“成哥?别睡了成哥,你这代码敲错了哎我的成哥啊...”


同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郑业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办公环境和电脑,又知道自己刚才做梦了。


他回忆着刚才的梦,只觉得心里难受得厉害,仿佛心被钉在楔子上敲打,一遍一遍,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他有些不敢置信地感受到自己的心竟然是这么的难受,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了摸。


同事还在他耳边说话:“成哥,你不能因为彬彬出差了就这么颓废吧?这这这说好的程序部三大高手呢,这本来就缺一个了现在还要再缺一个咱们怎么过啊......”


郑业成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他的眼神一直盯着电脑屏幕,有些发懵的样子看上去更让同事着急了。


“成哥,你听到我在说什么吗?”


“没有。”郑业成转过头来突然问他,“你知道郑业成吗?”


同事:“???”


同事:“成哥,你、你是不是发烧了...”


郑业成拍开他伸过来探额头的手:“我不是说我,我是说跟我叫一个名字的我,他也叫郑业成,但是他是个演员...”看着同事越来越迷惑的眼神,他一甩手,放弃了,“算了,没事,我去趟卫生间。”


同事目送着他的背影:“...???”


 


郑业成站在洗手台前打开手机搜索。


“郑业成”“演员”


没有。


“郑业成”“张彬彬”“演员”


没有。


“郑业成恋情曝光”


没有。


没有。


什么都没有。


他唯一能搜索出来就是自己在高中时候的状元信息和公司员工信息。


相关他们是演员的词条,一个也没有。


 


真的是梦吗?


 


他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良久,将手机放到了一旁,拉开了一个隔间的门。


 


隔间门关上的瞬间,原本一片空白的搜索页面上,蓝色进度条猛地开始跳转,有关于刚才他搜索的内容一时间全部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照片、新闻、信息、评论,几乎是所有的信息。但很快它们又全部消失了。


那些信息迅速地、飞快地闪现了一秒。


快得仿佛只是一个错觉。


 


 


 


5.


 


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之灵魂伴侣。


得之,我幸;


不得,我命。


 


 


END




==============


最后一句话出自徐志摩剑桥留学之后回国发表的《离婚宣言》




演员梦境大概说的就是大成放弃了爱情,想在最后的时间试探一下彬彬的心情,但却没得到明确的答案,于是他选择了顺应公司的意思,在情人节那天演那场戏。



评论

热度(98)